详情
【融媒策划】塔吊夫妻“相见只在交班时”的爱

  【融媒策划】塔吊夫妻“相见只在交班时”的爱如果说女塔吊司机少见,那塔司夫妻档就更少见。朱德全夫妇在工地相识,一起携手走过了八个春秋,曾参建过武汉汉江湾桥、安九铁路鳊鱼洲长江大桥、南京仙新路长江大桥,后又来到G3铜陵桥项目开启新的“梦想之门”。

  都说最好的爱情,就是并肩奋斗。2014年,秦丽珍做了一个重要决定,加入到丈夫的塔吊事业中。塔吊司机作为特殊工种,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松驾驭的,需要考取资格证书。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以及丈夫的帮助,秦丽珍很快就考取了资格证书。从此,夫妻俩不仅是生活上的好伴侣,更成了工作上的好拍档。

  对于朱德全来说,干一行就要热爱一行、专注一行,除了过硬的理论知识,驾驶塔吊、拆装塔吊他也十分拿手,可以说是“斜杠”塔吊司机。从业以来,他始终精益求精,做到零误差、零故障。不仅自己优秀,他还会无保留地向新手们传授经验,秦丽珍就是他最得意的徒弟。

  从那以后,夫妻俩走上了“接力”为大桥建设奋斗的人生路程,虽然工作于同一个项目、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、开着同一个塔吊,但塔吊司机倒班工作的性质让这对夫妻变得聚少离多,虽然天天见面,却是“你和我对班,相见在接班”,他们都已经记不清一家人有多久没在一起好好吃个饭了。

  每天的交接班,就像交了接力棒,但对这夫妻俩来说,每天短短的交班时刻,就是一座无形的“鹊桥”,让俩人可以相聚一会,简单地聊聊当天遇到的人和发生的事,“每天能见到彼此,一个放心,一个安心。”

  夫妻俩虽然经常是“你白天、我黑夜”地接力工作,相聚的时间特别少,但却是同事眼里的模范夫妻。朱德全饮食习惯不好,上完夜班的秦丽珍仍会回家给丈夫准备好水果和早餐,让他带上塔吊。

  炎天暑月,开工的时间比以往更早一些。每天早上五六点,他们需要穿上长衣长裤,戴上安全帽,再攀爬70米高的塔吊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秦丽珍是一位80后,年龄不大,但干这行近10个年头了,是一名经验丰富的“老司机”。上塔吊这样的“简单”活儿,对她来说如同家常便饭,大约五六分钟,就能攀爬到驾驶室,但秦丽珍回忆起初次攀爬塔吊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:“第一次爬塔吊时,不敢上又不让下,人在百米高空,心怦怦直跳……”

  除了高空作业,三伏天,还得能经受得住“烤”验,“现在的工作条件改善了很多,驾驶室从过去的风扇升级到了空调,项目部还为我们准备了绿豆汤、西瓜、藿香正气水等防暑物资。”秦丽珍知足地说,“不过为了减少爬上趴下的次数,节省时间,我们会尽量减少饮水量,吃饭也是简单地在塔吊上解决。”

  烈日炙烤,黝黑的皮肤是他们奋斗的印记,2平米的操作室、一张座椅、两根操控杆和若干按钮,是朱德全夫妇每天的工作环境。在狭小的空间里,他们熟练地用手柄操纵这各种庞然大物,巨大的动臂准确地将各种材料运输到各个作业面,小到一根钢筋,大到数吨重的材料。

  塔吊司机是特殊工作,除了过硬的专业技能,还需要极致的细心、专注和耐心。“听从地面指挥的号令,安全操作是我工作的第一准则。”朱德全坚定地说。

  网友们常说,塔吊司机的工位能看到不一般的美景,是让人羡慕的云端工位,但对于朱德全夫妇来说,除了独自欣赏云端美景外,很少会拍照分享,“工作都很严谨,不大喜欢拍照。”从业以来,特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,让秦丽珍一刻不敢松懈。

  透过驾驶室的全景落地窗,抬头仰望看云卷云舒,低头是穿梭的工程车, 忙碌的身影。在高空作业的朱德全夫妇既是一线工人,更是这座城市“拔节生长”的有力见证者。“由于项目建设任务重、时间紧,他和同事倒班,24小时不停工,即便这样,没有任何人抱怨,大家只想尽快将大桥建好。”朱德全说,“70米并不是塔吊的‘’顶峰”,随着工程进展,我们的塔吊最高要升到300米。”

  朱德全夫妇参与建设的G3铜陵公铁两用长江大桥,建成后,将成为世界上首座双层斜拉-悬索协作体系大桥。在夫妻二人的眼中,中铁大桥局的项目处处体现出“高质量”:先进的施工技术、科学的工程管理、定期的教育培训、可靠的生活保障……尽管有时很累很忙,但他们很珍惜这份工作,“跟着大桥局干,收入有保障,有归属感,这个项目完工后,我们还要继续去大桥局的工地。”朱德全笑着说。

  秦丽珍说,离乡别土,夫妻俩能守在一起相互照应,虽然辛苦,也很幸福。偶有闲暇时,两对夫妇会携手去江边散散步、聊聊天,交流着工作,憧憬着未来,在他们的一颦一笑里,“桥”见幸福,“桥”见未来。